13

深圳市九阳电池有限公司

电池组配件;镍氢电池;干电池;充电电池;锂电池;纽扣电池;

市场形式
湘酒鬼:惊世美酒等待重生 刘虹事件是解决契机
发布时间:2021-11-22        

  董事长刘虹和4.2亿资金的失踪使刚刚摘掉ST帽子的湘酒鬼再度陷入困境,出人意料的是,多数当地相关人士却认为刘虹事件是解决湘酒鬼一系列问题的契机。曾经放言“借山水胸怀,做惊世美酒”的酒鬼酒还能再度笑傲江湖吗

  这个中秋,湘西吉首酷热难当,于杰心里却热不起来。因为他所在的单位———湘酒鬼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湘酒鬼),只是每人给了一瓶公司自产的酒鬼酒。

  即便到了今日,爱喝酒的人恐怕也不会不知道昂贵的湖南酒鬼酒。在1990年代,酒鬼酒声名鹊起,行销全国,湘酒鬼因此于1997年成功上市,成为股市上炙手可热的“抢手货”。但没过几年,湘酒鬼竟莫名其妙地出现了这种状况。

  就在近日,公司第二大股东湘泉集团开始进入破产程序。而在9月15日,湘酒鬼(000799)在一则公告中披露,公司存放在长沙市商业银行建湘支行三个账户内的资金余额总共只剩503元,4.2亿资金被大股东湖南成功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成功集团)私自卷走。

  此前的另一个公告称,原董事长兼总经理刘虹悉数辞去公司一切职务。刘虹正是成功集团大股东,手握70%股权,剩下的30%则属于他的妻子龙晓宁。

  “终于还是发生了,”长沙一位跟踪湘酒鬼多年的观察人士说,“我们原本还在猜会是今年发生还是明年,上半年还是下半年。”对于这样的结果,湖南各界大多都是感慨多于惊讶。在他们看来,湘酒鬼连年衰落,是刘虹最后将它推到了悬崖边上。

  “其实这是个好事情,”9月20日,原吉首市副市长、现任湘泉集团代理董事长、法学博士杨波脸上沉静地说,“一是暴露出了公司的许多问题,二是那些资金企业原本也不能用,在与不在都没区别,现在如果追回来就能用了。”

  9月19日,一位50年前参与筹建吉首酒厂(湘泉集团前身,1990年代中期更名为湘泉集团)的老人念及过去,感慨得直发抖,半天说不出一句线年,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成立不久,一穷二白。为了增加财政收入,由州税务局长调任财贸部的陈立法主张兴办企业,并调了4个原来的得力部下分办酒厂、电厂、机床厂。

  次年4月8日,隶属自治州的吉首酒厂建立,借向家祠堂为工厂,第二年建厂于吉首大田湾。

  1976年,王锡炳出任厂长,自此掌舵湘泉24年。王原本在三线建设修铁路时当过会计,1972年招工进酒厂任会计,后来成为副厂长。一些老职工对他的评价是“脾气暴躁,但敢做敢当,脑子活,比如他请黄永玉(湘西籍著名画家)来设计瓶子”。

  吉首酒厂线年开始的。当年,湖南省为了调动企业积极性,开始推行承包制,称为“投入产出总承包”。王锡炳就在这一年与州政府签订了3年承包合同,核心内容即是每年上交一定数额的利税。这个数额通常由政府提出,如有超额,则员工工资总额按1∶0.6(后改为0.7)增长,且企业可将剩余部分自行用于生产等。

  湘泉由此开始井喷,1989年面世的酒鬼酒名声尤盛,“鬼酒王烟(芙蓉王)”并称湖南双宝。深圳机场曾经找上门来要酒,说是贵宾在机场乘机时曾称赞此酒,而1990年代中期茅台也曾专门派出副厂长一行8人前来考察。

  综观1956年至今每年上缴利税的数字,可以看到湘泉集团由此经过了怎样一个突飞猛进的发展过程。1956年,酒厂交税5.68万元,利润总额5000元,1988年-1990年承包期间,平均每年要上交的利税为69.03万元。而在此后的两轮(每次5年)续约中,平均每年要上交的利税分别提高到924.76万和1.3038亿,连翻十几倍。

  不过这个数字并没有吓倒湘泉集团,实际上他们每年的实交利税都超过了应该缴纳的数额。1997年,王锡炳将利润核心酒鬼酒独立上市,但由湘泉绝对控股,依然合并报表,并且历任湘酒鬼与湘泉董事长都是“二合一”,直到刘虹为止。

  “说实在话,那时候刘虹确实帮了不少忙,他懂证券,跟那个领域里的人也熟,”9月20日,在一间简陋的办公室里,一周前刚接任代理董事长的杨波告诉记者。当年上市时他曾经是主要负责人。

  不过,低调而隐秘的刘虹那一次在湖南证券圈里声名鹊起,倒不是因为“帮忙”,而是因为那是其早期财富来源中少有的为人所知的一次。

  当时,湘酒鬼曾贴出公告,宣布向2000多职工发行550万股内部股,可在三天内购买,每股8元。实际上,这些内部股一天内就被认购一空。

  精通证券的刘虹很早就意识到这些股票的价值。他迅速派人来酒厂收购,头一次出价是每股12元,第二次来的时候,他的出价涨到了每股27元。

  大部分职工都在这两次收购中将股票卖给了刘虹。胆小一些又急等钱用的早在12元时就出手了,因为其中很多人原本是借钱买的;另一些职工在后来看到27元每股的价格时,就再也按捺不住出手了。

  1998年1月19日,湘酒鬼550万股内部职工股上市,收盘价38.07元。

  没有人知道刘虹总共收购了多少股,亦无从知晓他那次到底赚了多少钱,一个普遍的估计是上千万。“那次我们等于都帮他打了一次工。”一位职工笑着说。